• 地址发布页:18aaa1.site
  • 首页  »  痴汉公交  »  车上的强暴

    车上的强暴

     炎热的天气,毒辣的太阳,早已使得大部份人都躲在空调房间中休息。然而在室外的篮球场上,两个婀娜的身影,正反复练习着运球、上篮、投篮,两人脑后的马尾辫随着剧烈的运动飘荡着,在阳光下显得格外亮丽。

      篮球场的边上有一片小林子,两个正在练习篮球的女郎并没有注意到,林中几道色迷迷的目光正牢牢地盯着她们。

      一个女子身材高挑,虽然在强烈的光照下看不清面容,但依然有透露出无比的美艳,无论是上篮还是投篮,每个动作都勾勒出美妙的曲线。

      在完成了一个漂亮的上篮之后,她用那充满成熟韵味的口音道:“我们就这么练,一个月后,一定能把对手击败。省厅的盛剑华只会瞎吹,说她们有多么厉害。”

      另一个少女看上去充满了清纯秀气之色,薄薄的运动衣将那匀称的身材凸现得十分标致,她接过抛来的球,运了几下,跳起投篮,身形十分灵活。

      “我们还是再用功些好,那边有些朋友还是很专业的,哪里像我们这些初学者。”声音清脆,宛若黄莺出谷。

      身材高挑的女郎就是××市的刑警大队长杨清越,而身材娇小的则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赵剑翎。

      杨清越,今年二十六岁,两年前刚当上××市的刑警大队长的一段时期,可谓十分艰难。身为女性,她身先士卒,不幸几次被歹徒擒住,从不接触男人的她惨遭蹂躏和强奸。不过后来似乎走运多了,两年来,办的案子一帆风顺,再也没有遭此厄运。不过原本她十分保守,穿衣服时都把自己遮掩得严严实实,在几次被凌辱之后,终於开始穿一些时髦的衣衫。此刻的她,比之过去更为美艳成熟。

      赵剑翎,二十二岁,当了四年的国际刑警,原本从没有在男人面前裸露过身体。同样也是在两年前,刚被派到××市处理一些跨国的大案子,她几次失手,被歹徒夺去了处女的贞洁。此后,虽然没有改变她清纯的气质,但是在天热的时候,也会像别人一样赤脚穿凉鞋。

      此刻,两个女刑警都穿着短袖运动衣和运动短裤,赤脚穿着凉鞋。她们都是身手出众、武艺高强的刑警,即便是穿着凉鞋也能毫无困难地参与运动,而且一方面顾及到天气实在太热,另一方面运动结束之后会去附近的浴室洗澡,穿着凉鞋反而方便。

      她们的运动衣很短,由於天气闷热,运动衣的下摆都没有束到裤腰里面,这样在打篮球这样的运动中,上篮和投篮跳起时,下摆都会随着节奏掀起,裸露出腰部的身体。在成熟的杨清越看来,裸露些无关紧要的部位并不在乎,现在有的是穿露脐装的人,即便是穿着一般的上衣,有时也会裸露出腰身。

      而清纯的赵剑翎虽然知道这样的穿着在运动时有露出身体的可能,但由於天气太热,如果把下摆束在裤腰里有些难受,周围似乎没有什么男人,因而也就没有太注意。

      当然,这些景像,被躲在林子里的男人们看得清清楚楚。

      两个年轻的女郎,本来就裸露着雪白的大腿和双脚,在跳起的时候,又可以看见纤细白皙的腰身。在夏装的遮掩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杨清越的乳房丰盈若碗状,赵剑翎的双乳尖挺若峰,加上若隐若现的腰身,令男人们只能挖空心思地发挥自己的想像力,把那朦胧的曲线在心里补全。

      她们暴露在外的每一寸的肌肤都如丝缎般光滑,又如凝脂般白皙,即便在白色的运动衣的映衬下也丝毫不受影响,肌肤又被汗水映衬得格外晶莹剔透,使得男人们有些担心这美妙的肌肤被毒辣的阳光所伤害。

      一个男人喃喃道:“真是太吸引人了!”

      另一个男人道:“真想剥光这她们的衣服,好好地玩玩。”

      这时,一个看上去是带头的人,用不满意的口气说道:“你们别太黑心,定下这笔交易的时候那个姓顾的说过,我们只需要把那个女刑警队长教训一下就可以了。”

      手下似乎还有点不服气:“能把那个姓赵的女国际刑警一齐调教了不是更好么?你瞧,她那清纯的气质多让人心动?”

      带头的男人道:“这可是交易,我们多对付一个,那个姓顾的又不给钱。”

      手下道:“就当是玩嘛!”

      带头的男人道:“你们两个都给我听好了:就凭我们的资格,在道上算得了什么?但是赵剑翎、杨清越,这两个名字你们到道上去打听打听,有哪个不害怕的。这两个人近两年来办的大案子没有不成功的。若不是看在姓顾的给了那么多钱的份上,我才不会赶这趟混水。”

      “原来老大是见钱眼开了。”

      “原来是看在这笔钱的份上,现在再加上这个姓杨的女刑警队长的美色。我们拼了命也要搏一下。但是光对付一个,就足够我们受的了,你还想再扯进来一个,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腻味了?告诉你们,这次要是成功了,我们既可以享用美人,也能够拿到这笔钱;但是要是失败了的话,就别再想活命了。杨清越的武艺,就算十多个人对付不了。就算是我们暗中偷袭,也一定要看准时机。”

      手下已经完全知道了这次的凶险,道:“是!”

      带头的人这才放心,道:“我看你们还是乘现在的机会多看看那个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吧,平时我还从没有听说有人能够看到她露出过身体,像这种春光外泄的镜头,以后只怕看不到了。”

      ***    ***    ***    ***

      太阳已经西斜了,所以天气也不像刚才那么热。

      杨清越在运动了一个下午之后,刚在附近的浴室沖了一个热水澡,走在回家的路上。

      由於在炎热的天气下运动了一个下午,体力消耗巨大,加上又沖了一个热水澡,女刑警队长竟然有虚脱的感觉。现在走在僻静的小路上,她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两年以来,她习惯了亲自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从最先的屡屡失手被擒以及惨遭凌辱,到后来的所向披靡,其实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并没有发生变化,而是有一段时候运气不好而已,现在不愉快都已经过去了。

      但是,现在的她也很希望能够过上安闲的生活。二十六岁的她比之两年前,丝毫没有任何岁月留下的衰老,只是更为成熟。她也希望能够拥有一个体贴的男友,然后自己也就把那些冒险的工作留给属下去做,而自己则享受真正的生活。

      这时,后面有了汽车的声音,她回过头去,只见一辆普通的轿车内,坐着三个男人。

      “小姐,想要搭车么?”

      这三个男人看上去充满了流氓的习气,也许是地痞吧,杨清越只觉得厌恶。若在平时,也许她就会藉机教训他们一番,只是现在她沉浸在安逸的气氛中,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人,因此淡淡地说道:“没有兴趣!”

      说完,她就加快步伐,向前走去。不料,突然听到后面马达发动的声音,这轿车居然加速向女刑警队长撞来。杨清越完全陶醉在先前安宁的环境中,加上劳累使得反应迟钝了。等到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车头撞在杨清越的腿部,把女刑警队长几乎撞得飞了起来,仰天摔向了轿车的前盖。杨清越只觉得身子沉了下去,后背在轿车的前盖上重重地撞了一下,然后滚落在地上。

      车门开了,三个男人快速地跳下车。

      女刑警队长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却觉得浑身上下都剧烈地疼痛着,而且在下午的运动消耗了不少体力,热水澡则沖去了她的精力,此刻她只能竭力使自己平静,恢复平时的精干。杨清越很清楚,自己只要有两成的力量,就足以打发这三个地痞流氓。

      但是对手的行动很快,几乎没有给女刑警队长一秒种的喘息时间。歹徒们围在了杨清越的身边,用皮鞋蹬踏着这个倒地的女郎。

      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打败了。在三个流氓残忍地猛踢之下,杨清越开始呻吟,她的身体抽搐着,嘴角则不停地流出鲜血。

      随后,两个歹徒立刻将杨清越的双手扭到身后,把她按在地上。女刑警队长虽然武艺高强,但是力气不及男人,加上被车撞击和遭到粗暴的蹬踢,已经无法反抗了。她知道,如果被绑起来就再也无法脱险,但是被两个男人用力按住,她只能勉强挣扎着扭动身躯,随后,她就感到绳索将她的手腕勒住,牢牢地绑了起来。

      “畜生!快放开我!”

      捆绑结束之后,杨清越只觉得自己被一个歹徒抓住手臂拉了起来,另一个人将她不停乱蹬的双脚抓住,把她抬起。女刑警队长被押进了汽车后座,夹在了两个歹徒之中,另一个歹徒则进了前座,开始开车。


      杨清越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而且被身后的歹徒强行抓住,不能反抗,因此只能用双脚乱踢。

      但是轿车的后座空间本来就有限,此刻有三个人挤着,自然没有可以活动的空间。於是,她的脚踝很快被抓住。

      歹徒把女刑警队长脚上的凉鞋除去,然后抓着脚踝把她那修长的双腿分开,然后用绳索把白皙秀美的双脚分别绑在了前后座上。

      此刻,杨清越已经知道不能倖免了。对於两年前的种种经历,她只希望忘却掉,根本不愿意去回忆。然而,两年后的今天,她又一次被歹徒们擒住,被绑了起来。

      杨清越正面的歹徒一把托起女俘虏的下巴。女刑警队长微微挣扎了一下,注视着对方。她的容貌美艳无比,脸上充满了英气和刚毅,完全没有屈服於歹徒的暴行,只是嘴角鲜血流淌,秀发也微微凌乱。

      那个歹徒就是带头的,他淫邪地笑着道:“杨队长,像你这样年轻美貌的女子,居然是个武艺高强的女刑警,真让人感到意外。”

      杨清越道:“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

      歹徒又道:“在下是个小混混,人称草头。前几人,承蒙一位姓顾的爷看得起,和我做一笔交易。”

      女刑警队长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她秀眉一挑,道:“这个姓顾的是谁?”

      草头道:“杨队长不必着急,这位顾先生说,到时候自然会和你见面,不过不是今天。”

      “那你想要干什么?”

      草头道:“顾先生给了我一大笔钱,要我们兄弟……嘿嘿!把你好好地玩一把。哈哈哈!”说到最后,已经完全是淫邪的笑声。

      “畜生!”

      女刑警队长愤怒不已,一口唾沫吐向了草头。由於车内空间小,草头根本躲避不开,唾液吐在了脸上。他勃然大怒,对着女刑警队长就是两个耳光。

      “好!那就开始吧!”

      然后,他就动手去撕杨清越的运动衣。杨清越的双臂被身后的歹徒牢牢地抓住,只能勉强地挣扎着。“嗤”的一声,她的上衣就被撕破。

      “啊!”女刑警队长羞耻地呻吟了一声。对於杨清越,平时偶尔露出一些腰腹的肌肤尚且可以忍受,但是裸露出上身则完全不同。杨清越挣扎着,草头毫不留情地将她的上衣撕碎,将女刑警队长的上身剥光。

      草头欣赏着这个裸体的绝色美女。她那原本英气勃勃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愤怒的神情,双肩是那么光滑,丰盈的乳房被亮蓝色的胸罩衬托着,身体上丝毫没有多余的脂肪,加上原本就裸露着的晶莹的大腿被强行分开向两边,依然不愿意屈服的女俘虏只能无助地等待着她的命运。

      草头的双手慢慢地从杨清越赤裸的双脚开始抚摸起,渐渐地向上,滑过了修长的小腿,停在了匀称优美的大腿,赞叹道:“杨队长,你的腿可真吸引人。”

      两年来,杨清越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大腿。赤裸的女刑警队长全身被捆绑着,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反抗才好,只能用力挣扎着失去自由的裸体。草头看在她的挣扎之下也一下子没有办法继续凌辱,不由大怒,对着她那分开的双腿之间就猛砸了一拳。

      “啊!”杨清越痛得一时失去了力量。

      草头乘机撕开了女刑警队长的短裤,露出了里面亮蓝色的内裤。

      其实杨清越本来就穿着短裤,因此两条大腿在平时的状况下也是全裸无遗,此刻被剥去内裤,只是略微多裸露出一些臀部肌肤而已。但此刻在她心中,每被剥去一件衣衫,就是离被奸淫的厄运近了一步,纵然她是性格刚毅的女刑警,此刻也平添一分恐惧之情。

      草头知道已经完全把杨清越制服了,因此大胆地用手托起她的下巴,欣赏着被剥光的女警。杨清越闭起双眼,美艳的脸庞上依然留着女刑警独有的刚毅,使得草头越发忍耐不住,双手立刻在她的身体上肆意地抚摸起来。

      “啊!啊!”

      赤裸的女刑警队长身上仅存胸罩和内裤,在流氓的凌辱下不断地挣扎着、呻吟着,可是她被反绑的双手被身后的歹徒牢牢抓住,使得她的挣扎也是那么地无力。

      轿车飞驰,窗外的景色越发荒凉,可以料想,歹徒正把车开向荒郊野外。

      草头渐渐开始发狂了,突然,他扯断了杨清越那亮蓝色胸罩的肩带,在后面的男人也配合地将胸罩的扣子解开,於是胸罩就这样从她的身体上滑落而下,把女刑警队长那一双丰盈的乳房展露无疑。

      女刑警队长的乳房犹如倒覆於身体上的瓷碗,随着喘息微微起伏。她那贲起的胸肌晶莹白皙,红艳的乳蒂微缀於上,虽然成熟,却丝毫不显得妖媚,看得草头都几乎要窒息了,立刻一双手就抓了上去。

      “啊!啊!”

      杨清越疯狂地挣扎着,两年来,虽然她已经不再向过去那样将自己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但毕竟从没有在男人面前裸露过大片的肌肤,更不用说赤裸着被人凌辱。此刻,她只觉得无比的羞耻,这种感觉的强烈程度只有第一次被人擒住剥光和第一次被人强奸时才曾经体会。

      随后,她只觉得来自双乳上的压力没有了,但很快右乳上又传来了剧痛。原来草头将手松开,而杨清越身后的歹徒却用左手揽住她被反绑的双手,而右手则绕到了前面开始玩弄女刑警队长的右乳房。随后,杨清越觉得自己的内裤也被草头粗暴地除去。由於两条大腿已经被分开,阴部自然裸露无余。

      “呜!呜!呜!”

      突然,草头把从杨清越身体上剥下来内裤塞到了她的嘴里,使得那羞耻的呻吟变为难以分辨的呜咽。

      飞驰的轿车在不平坦的路面上颠簸着,赤裸的女刑警队长似乎也随着颠簸而不停地起伏,她的阴部此刻正被草头的生殖器抽插着,羞耻和绝望不停地冲击着她。

      女刑警队长再次被人强奸,使得她想起了两年前的一幕幕。而草头却肆意在她乾燥的阴部抽插着生殖器,一种熟悉的难以忍受的疼痛袭来……


      车门开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女子从车上被推到了草地上,她的双腿之间满是白浊的精液,显然是被强奸过,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而双脚也在脚踝处被绳索捆绑着。

      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个被蹂躏过的女子居然是××市的女刑警队长。

      草头也下了车,扔下了自己的衣衫和裤子,淫邪地笑道:“杨队长,你的身体可真不错。能够强奸你这样的女人,真是几生修来的福份。这些衣服你就穿了走吧!至於你的衣服和内衣裤,我要给顾先生交帐用。”

      其余两个歹徒也跳了下来,眼睛紧盯着杨清越的裸体,贪婪地欣赏着他们所看见过的人世间最美妙的事物。

      “老大,就这样放了她?”

      草头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想把这个女刑警带回去好好地享用,但是既然和顾先生事先有约定,那也只好到此为止。也许以后顾先生还有别的好事……”

      女刑警队长居然被这三个流氓擒住,在车上肆意地强奸,使得她觉得羞耻万分,此刻三人在轮奸了她之后还依然口出污言秽语,似乎将她看作像一个玩物一般,实在忍无可忍。

      她叫骂道:“你们这群畜生,以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这惹恼了两个心有不甘的流氓,他们立刻上前,对着杨清越就是一阵乱踢。女刑警队长那被捆绑的裸体在草地上滚动着,惨叫声不停地响起。随后,裸露的乳房和阴部遭到了残暴的歹徒们雨点般的拳脚。

      看到女刑警队长的惨状,草头觉得教训得也差不多了,道:“可以了,我们走!”

      他解开了杨清越的双手。在车上,女刑警队长被三个歹徒先后强奸,后来又被毒打,此刻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已经无法向歹徒发起进攻,只能看着三个人扬长而去。

      ***    ***    ***    ***

      阴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看着手中那破碎的亮蓝色的胸罩和内裤,喃喃道:“老大、老二,你们安息吧。复仇已经开始了,草头,石头,这两个头可要好好地利用啊!”

      另一个二十五、六岁样子的年轻人道:“三哥,看不出草头这三个地痞居然也能够对付杨清越这样的厉害角色。看来这个女刑警队长也是徒有虚名。”

      “哼哼!草头虽然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他有自知之明,懂得审时度势,会把握机会,实在是一个人才。你别以为杨清越好对付。论武功,谁是她的对手。现在她在明处,我们在暗处,只要利用她的弱点,对付她并不算太困难。但是以她的能力,一旦我们在没有控制局势的情况下暴露了,那就会在一瞬间被她彻底击溃,没有翻身的可能。”

      年轻人不解地问道:“那三哥为什么还会让草头把她放走呢?把她带到这里来不就可以了么?”

      那个被称作“三哥”的人冷笑了起来,笑声中一种说不出的可怕:“这样就没有意思了。我一定要让杨清越和赵剑翎这两个女刑警好好地尝尝什么叫痛苦。而且,我还要利用她们对付草头和石头,以及张老板。”

      “他们……”

      “不错。他们知道的太多了,我不能让他们留在世上。也许可以考虑收服草头,但是石头和张老板……哼哼。石头在A市是何等人物,怎么会甘心受我们摆佈,早晚会和我们作对。张老板一心想要老大的财产,也不是好东西。等到他们都被消灭了,我再来坐收渔利。”

      “三哥准备怎么对付女刑警呢?”

      “为老大和老二报仇。我一定要把她们带回V国,让她们在长时间的痛苦折磨中离开这个世界!”

      ***    ***    ***    ***

      这是一间宽敞的屋子,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在昏暗的灯光下,居然躺着一个裸体的女郎。

      这个女郎的秀发紮成了一个短小得不能在短小的辫子,映衬着白皙胜雪的肌肤,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她的乳房丰满,随着呼吸起伏着,两条修长的大腿无力地弯曲着,纤细的脚踝被绳索绑住,証明了她是一个不幸被俘获的女子。可以看到她微微转过头来,分辨出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大约二十岁出头,五官端正的秀脸看上去略带三分妩媚,还夹杂着几分英气,眼神是那么地清澈,与女俘虏的身份有些不相称。

      如果说还有什么女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带有这样的表情,那就只可能是女刑警。她正是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方凌霄。

      门开了。她看见一个带着狡猾的笑容的男子带着六、七个手下走了进来。这个男子蹲下身,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裸体女警,目光从头移到了丰盈的乳房,再转向匀称的大腿,最后到一双纤秀的脚,然后再转了回来。

      方凌霄的脸上凸现出了愤怒的表情:“石头,你不得好死!”

      石头哈哈大笑,道:“昨晚上方小姐看来睡得不错啊!被绑起来的滋味怎么样?”

      方凌霄是半年前来到××市的,与另一名精锐人物赵剑翎一起负责发生在××市的跨国案件。一天前,她中了石头的圈套,落入魔掌。随后,石头和他的手下用残忍的方法夺走了她处女的贞操。

      石头手一挥,道:“方小姐既然休息得很好,那今天一定能够好好地伺候大家。”

      站在石头身后的男人们立刻涌了上来,好几双手在方凌霄的裸体上胡乱地抓捏。

      方凌霄出人意料地冷静,她只是略微挣扎着,但是没有呻吟。她对这些男人无比地厌恶,可是自己全身被绑,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歹徒们小心地解开了方凌霄身上的捆绑,把女警官固定在了墙上重新绑住。方凌霄的手脚都被拉开,形成了一个“大”字型,手腕和脚踝上都是绳索。就在前一天,她就是在差不多的情况下被歹徒们肆意蹂躏。

      石头一把抓起她的秀发,强迫她抬起明丽的面庞来,淫笑道:“方小姐,你昨天的表现可真不错,流了不少淫水。哈哈哈!”

      她还记得,当时石头绑架了林先生。这本是和她毫无关系的案件,在××市也并不是很了不起的事件。但是,当收到一个邮包之后,她决定出手相助。在满以为可以解决石头的情况下,遭到了原本是人质的林先生的暗算,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圈套。

      她记得自己被剥得一丝不挂,绑在墙上,歹徒们给她注射了春药,然后用电动假阳具插入她那处女的禁地,用电刑刺激她的乳尖。虽然依靠坚强的意志,思想上没有产生性欲,但是身体被彻底击溃了,大量的体液从阴部流出,也为歹徒们后来的强奸提供了方便。

      方凌霄不知道,歹徒们什么时候会放过她。她很想这件事尽快结束,忘记这一段可怕的经历。

      她知道赵剑翎和杨清越都曾经经历过难以启齿的悲惨的蹂躏,现在她终於能够体会她们的痛苦。然而,此刻,石头提起了这些。这使得她彻底愤怒了。

      方凌霄道:“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东西,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

      石头淫笑道:“方警官,我知道,像你们这样高高在上的女警官是不合适和男人们快活的。不过,你需要慢慢地习惯起来。以前我玩过的女人都被我杀了,我只希望你是一个例外。哈哈哈!”

      方凌霄知道,所谓例外,那就是永远成为石头玩弄的对象。此刻她已经不再说话,脸色出奇地冷静。她从被擒以来,虽然遭到了各种各样的蹂躏,也无法预料未来的命运,但依然维持着女警独有的尊严。

      看到方凌霄没有任何反应,石头只能继续道:“方警官,今天你还得派上用场,跟我们去一个地方。我们还有一个大行动,如果能够把××市的刑警大队长杨清越和大名鼎鼎的国际刑警处的警官赵剑翎都抓得来,那就……”

      方凌霄心头一震,但这并不能从她的面部表情看出。

      “不过现在,我们还有时间,所以就先乐一下。”

      随后,那些早已按捺不住的歹徒扑向了赤裸的女警官……

    相关文章:

    上一篇:沉醉于车震 下一篇:和情人在车上

    本站资源是由<<<海星娱乐真金棋牌>>> 提供qp168.top 注册就送100元!好玩刺激,提现秒到账,现在投注马上一夜暴富,信誉第一,实力保证!